人生到達的高度,從你的好奇心決定!

2015-08-05 18:39   作者 織田紀香

「這好難噢,你是怎麼會的?」同事有點無奈的說。我回:「不會啊!因為難懂才有挑戰啊!你不覺得能把不懂的東西弄到搞懂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嗎?」

我跟他舉例,有一次看到新聞報導量子電腦,我好奇的就去把所有跟「量子」有關的資訊全給看了一遍,我記得整整一周都沈迷在量子運算的世界裡。

量子跟我有什麼關係?從哲學的角度,或許我們可以看得出除了因果之外,還有其他更多有意義的解釋;從政治來講,或許還能理解為什麼人們的思考邏輯之於決策,有這麼多相似的模型。我懂得不過只是皮毛,對於真正量子能有多深入,說真的頂多就是還在很門外的地方。但,我不排斥學習。

「你知不知道CPU是怎麼運作的?」以前同事問過我這句話,一問之下引起我的好奇心,所以我跑去找了CPU製成的文章,又去看了些電子相關書籍,然後去Google爬文,意外的發現一台電腦,明明就只是通電而已,卻能夠做出讓我們打字、繪畫、運算、看影片、聽音樂、上網等動作,這些動作,就是在一堆電流經過一大堆電晶體、電容、電路等組合出來。

有一天,老大罵我「你根本就不懂女人的心,搞不懂女人在想什麼!」她一句話,迫使我去思考「什麼才叫做懂女人,到何種程度才能說懂。」再來,朋友嗆一句:「你這口才好爛,說什麼沒人聽得懂。」刺激我去買書練習說話,硬背下書中的技巧,試圖在跟別人溝通時運用。人生,就是這麼多片段又不一定連續的狀況,觸發我們成長茁壯。

我們人生在世懂的東西太少,時間也不夠多,但是要過得充實有意思,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枉費每個人都公平獲得的24小時。我也不是天生下來就什麼都懂,更別說我天生沒有好腦袋,從小被罵到大。可我有一件事情絕對不輕言放棄,至今那也是我堅持的原則。「好奇心」猶如是我活著的動力,對每件事情的好奇心。

比如說上次香港搭飛機時,我因為身體對氣壓變化非常敏感,我就拿手機出來計算降落時,每一次因氣壓變化造成我身體不舒服的間隔大概多長,後來下飛機後我一算,平均95秒左右,我會有點噁心並不斷打著呵欠要化解這感受。再者又想起當初在日本時,狀況更嚴重,從中去思考為什麼香港落地比較沒事,反倒日本會嚴重,後來查了一下,經緯度有很大關係。

因為好奇心激發起的求知慾,促使我將時間放在所觀察到的人事物。一如當初從事行銷工作,能在很短的時間內上手,那是因為我曾經人生有很長一段時間,因為沒有人要與我相處,我有足夠長的時間可以坐在公園、路邊、球場、街頭,看著來來往往的路人,思考著他們往何處去,我又從何而來,再去看每個人的表情、穿著與動作,佐以人與人的互動,產生什麼樣的變化。

這些學習,並不難,因為只要有足夠的好奇心,一股想要知道真相的動力就會源源不絕而來。一如前幾天,一位前輩給我的功課,他說:「你要有本事,一頁A4紙就要能去說服商界的大老闆,因為他們沒有時間慢慢看,也沒有心思慢慢咀嚼,你不能像以前那樣廢話多,你只有一頁A4紙的時間去說服他,而他也只能給你一頁A4紙的時間去說明,不成功便成仁。」

一道題目,刺激我不停地去思考,一頁A4紙上,到底要放上什麼才具有說服力。我反覆敲打好多次,沒有一次滿意,但每一次敲打出來的文字,都令我清楚地感受到越來越逼近目標,每次修改文字、每次調整說法、每次更動方向,都能夠讓問題離我越來越遠,而我也越來越接近答案的核心。即使最後我不一定真的能說服對方,但這個挑戰自己的過程,我走過了。

人生不過如此,自己的高度由自己設定,想到多高,那就讓好奇心推你到多高。